Vesper

周更,有灵感的话两天一更

输家

C5


酒吧驻唱【裴姝旎】×豪门少爷【金泰亨】

  

酒保小哥已经尽力在可控范围内把车速调到最高了。


可是光车速快是不可能尽快到医院的,还要看道路是否通畅。


这个点本来就是下班的高峰期,金泰亨本来也是接裴姝旎下班来着的,这时候马路上的车就如潮水般铺满整个公路。


而金泰亨他们所在的这个城市,经济繁荣,个别道路的晚高峰能堵上两小时。


金泰亨在咬着牙耐着性子选择等一会,期间酒保小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等了五分钟,金泰亨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一把推开车门下来。


酒保小哥不明所以,但也是乖乖一起下车,他本以为这个大少爷是下车透透气。


但没想到金泰亨拧着眉看了几眼不见底的车流,然后问他


“最近的医院距离这还有多远?”


“啊,差不多三公里”


下一秒金泰亨就钻进车里把裴姝旎抱起,沉声吩咐


“带路”


“啊,啊”


酒保小哥瞪大眼睛,太过震惊,以至于直接反问了一句


“您,您要跑着去,还是抱着人?”


这,三公里不是一个小距离,况且他一个大少爷,居然愿意这样不顾形象地在马路上狂奔嘛?


金泰亨实在忍受不了,还待在原地看着他干什么,时间不等人,想都没想吼出声


“啊什么啊,快一点带路啊”


“哦哦,好”


这下酒保小哥不敢耽搁,马上拿起手机在前面带路。


今晚的夜色特别好,一轮硕大的圆月高挂天空,在公路上,一辆又一辆的车堆挤在原地。


金泰亨的后背早已湿透,额前汗如雨下,喘着大气,紧跟着前面的人。


整个人看起来好不狼狈。


金泰亨这个人,从出生起就受尽宠爱,没吃过苦,他也不是家中长子,不需要承担家族的责任。


作为备受宠爱的幺子,本可以和圈子里其他人一样当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的,可金泰亨这人聪慧又有能力。


很早就完成学业,进入公司从旁协助他哥一起管理。


现下哪有什么翩翩公子的模样,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浸染,黏连着贴在额角。


他此刻只不过是一个想要想要挽救爱人的普通人。


咚咚的心跳声在金泰亨胸膛里响彻,怀里的人轻飘飘的,好似下一秒就要羽化消失。


 莫大的恐慌侵袭着他,他只能压下脑海里纷乱的各种念头。


金泰亨不信教,没有信仰,也从未祈祷过,他的信仰只有自己,也只相信人定胜天。


可头一次他是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纵使他权势再大,金钱再多,这世间仍然有很多事是他无能为力的。


像是生命,感情。


可在此时,在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看着怀里的人,他第一次祈祷


祈祷她能够平安无事,早一点睁开眼,狡黠地笑着唤他一声


“金泰亨”


裴姝旎是在第二天清晨醒来的,刚睁开眼,便感觉自己浑身无力,而右手被一抹温暖覆盖。


偏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金泰亨那毛茸茸的脑袋趴在她的病床前,皱着眉不安心地睡着。


心下没有半点波澜,甚至觉得有些想笑。


她裴姝旎何德何能让他金泰亨这样在这里演戏呢,指不定又是从那个销魂窝里出来不久吧,甚至还谨慎的换了衣服吧。


裴姝旎没力气懒得去挣脱右手,转回头牵动嘴角讽刺一笑。


看来她在金泰亨心里还是有一点地位的,毕竟他能让他这么费心遮掩的人,她还是第一个吧。


从前是她太天真,自以为是能够让一浪荡人为她收心,傻傻地跌进去。


既然他愿意演这场戏,她以后就陪着他演。


自那天以后,裴姝旎在金泰亨面前越发的娇纵,在不睬他底线的前提下肆意妄为,最好能作到他早日提分手。


平日里能让金泰亨干的都使唤他干,出门在外,亲自接送,逛街拎包都他来,甚至各种提要求,买衣服买包。


可出乎意料的是,金泰亨似乎一点都不介意,不仅不介意,把事干的更完美了。


去商场一家一家店逛?不用。


他命人把各大品牌各个季度的新品送到家里让她慢慢挑,如果都不喜欢,那就找专业设计师到家里为她定制。


想吃什么喝什么都有专业的人给她做,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慢慢吃喝,不喜欢就再换。


那段时间裴姝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体重往上跑,她以为她和那些女人一样像他索取会让金泰亨厌弃她。


可没想到,金泰亨不仅全盘招办,甚至比她更上心,让她的生活质量比从前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在发现这法子没用之后,她就出言制止了金泰亨的行为。


金泰亨还很是不解,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她提的,她最后却不高兴,而且这些不都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嘛?


裴姝旎静静地望着金泰亨那好看的面容上浮现的疑惑,再次感觉到自己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没错,那些的确是很多人的梦寐以求,可她不是,她出身福利院,自小生活环境就很清苦,对周遭的环境没有太大的要求。


对她而言,这些东西能够满足生活就好,她更渴望的是拥有一个家。


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需要多大,但可以很温馨,每一处地方都是自己亲手装扮。


不需要别人给她特意定制各种上号佳肴,自己动手做一段简简单单的饭菜就可以。


逛街还是和小姐妹手挽手一个店一个店地逛更开心,家里还是只有和爱人两个人更好。


不需要偌大的家里到处都是陌生的人走来走去。


可是这些金泰亨不懂,他只会觉得明明有更好的,不费力的选择,为什么还要选择别的。


但虽然不解,金泰亨也没有多问,而是依着裴姝旎的要求去做。


金泰亨本就是一个聪明人,自那次之后,更是清楚,自己原来早都对裴姝旎动心。


明白过后,他才算是彻底收心,彻底和从前那些狐朋狗友告别,不再去那些大大小小的聚会,一有时间就往裴姝旎家里跑。


之前瞒着裴姝旎,是因为她不喜欢他去,可他有些放不下,除此之外那些女人都是他那些狐朋狗友叫来的。


那些女人主动贴上来缠着他,他野惯了,没有拒绝,但也仅限如此,其他肢体接触他都没有干。


只是现下他真的彻底放下,想把所有都给裴姝旎的时候,裴姝旎却不相信了。












   

评论

热度(1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