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周更,有灵感的话两天一更

输家

C6

裴姝旎【酒吧驻唱】×金泰亨【豪门少爷】


金泰亨订婚了。


订婚对象是一位和他世家相当的小姐,长相明艳,是他们那个圈子里有名的美人,为人处世落落大方,一举一动皆是名门贵女的风范。


金泰亨接受了这个订婚,准确来说,他也拒绝不了,无论在外怎么胡闹,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


终身大事是轮不到他们自己做主的。


换做以前,金泰亨肯定满不在乎,订个婚而已,又不是结婚。


可现在,他已经有了共度一生的人选,自然不会娶别人。


他们这个圈子里,结婚了各玩各的大有人在,他对此并不反感,否则当初也不会劝秦朗言玩的时候小心一点。


可裴姝旎不一样,在金泰亨心里,她值得最好,无论是名分还是其他。


他金泰亨的爱人,只能是裴姝旎。


但现在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让家族接受裴姝旎,所以他不能立刻解决订婚的事情。


于是,金泰亨依然选择瞒着裴姝旎。


这段时间,金泰亨忙的脚不贴地,以往一有时间就待在公寓,裴姝旎赶都赶不走。


现在,白天基本见不到人,要不是深夜裴姝旎能感受到他小心翼翼钻进她被窝抱着她,她都以为他没回来。


金泰亨以为她睡着了,其实不然,他这些天的反常她看在心里。


裴姝旎的心中惴惴不安,明明现在的生活很平静,可她莫名觉得,这不过是暴风雨来前的宁静。


在这份宁静中潜藏着滔天巨浪,会把他们这份虚假的平和撕的面无全非,不复以往。


金泰亨睡觉的习惯很奇怪,一定要抱点东西才能睡着,一个人的时候就抱枕头,现在有了裴姝旎这个人形抱枕,更是没放开过。


裴姝旎在感受到金泰亨均匀的呼吸时,就知道他睡着了,微微仰头。


他们睡觉没有开盏小夜灯的习惯,是以整个房间都是黑暗的,她即使仰头,也看不清他。


只能通过窗外细微的光线辨认出金泰亨脸部模糊的轮廓。


金泰亨,你这次又瞒着我什么呢?


没过几天,裴姝旎就收到一个很奇怪的商业汇演邀请,说是负责表演的乐队有人不能来了,想要找她顶班。


她虽说是驻唱,可这些年下来,自学了一些乐器,有时也会接一些商业汇演。


可这次这个就很奇怪,只说缺个吉他手,但是又不告诉她这个宴会的具体目的,甚至也不告诉她表演曲目,只是支吾着说她会谈吉他就好。


但他们给的报酬是平时汇演的三倍,所以考虑再三,裴姝旎还是接下了。


宴会前一天晚上,破天荒的,金泰亨突然很早就回来了,陪她一起吃晚饭,一切又好像回到以前。


宴会那天,金泰亨磨磨蹭蹭了很久才出门,总是偏着头望着她。


一双眼睛雾雾蒙蒙的,像是烟雨朦胧的三月,隔着层轻薄的纱,带着她看不懂的意味望着她。


临走了还要抱着她,把脑袋枕她肩上,一下又一下沉重的呼吸落在耳旁,好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可最后只余一句坚定的


“等我回家”




那个晚宴盛大又隆重, 处处都精心布置的大厅,来来往往的人皆是身穿礼服,一举一动得体又优雅。


裴姝旎是来到才知这是个订婚宴,而她穿着简便的常服,手里拿着吉他待在乐队里是那样的不起眼。


她的心中莫名地萦绕着不安,而这种不安在看到蒋辞和秦朗言的时候腾升到最大。


金家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蒋辞也是来到宴会才被他哥哥告知这是金泰亨的订婚宴,她当即就想打电话给裴姝旎来着,可立马就被他哥拽进宴会应酬去了。


端着各种假笑,心里把他哥和金泰亨骂了个遍,直到和乐队里的裴姝旎对上眼的时候,才不可置信地傻眼。


啊啊啊啊啊,裴小九怎么在这里!!


裴姝旎错开蒋辞的眼神,转而盯着手中的吉他,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秦朗言原本端着杯酒喝的好好的,在看见乐队里的裴姝旎那一刻呛到了酒。


“咳咳咳”


连门放下酒杯。


怎么回事?她怎么在这?金泰亨都刻意让金家不要外传消息了,也把身边的人都最好工作了,可不就是为了瞒住她。


结果,别说瞒住了,人都在现场了。


秦朗言赶紧转头就想找到金泰亨。


结果,订婚宴开始了。


完了!这是秦朗言此刻脑袋里唯一的念头。


你说,亲眼见到自己的男朋友站在众人瞩目的地方,挽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订婚是什么感觉。


裴姝旎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那一刻喉咙好像被什么糊住,她哽着什么都说不出。


好似最近的一切反常都有了解释。


头顶的水晶吊灯太亮了,折射出的光芒照在人群中心的那对男女上,宛若一对璧人。


照在她晃动的瞳孔里却像是一把利剑,刺目的令她心痛。


往日的种种在她脑海里走马灯花似的闪过,他噙着笑意的脸庞,冬日里温暖的掌心,枕着她肩膀是清浅的呼吸。


最后都化作今早那句“等我回家”


回家?


哪里的家?


金泰亨啊,你的保密工作永远都做的那么棒,是不是只有我,每次都是最后知道的?


表演结束的那一刻,乐队其他人还有表演,都停留在原地。


只有裴姝旎,挺直着腰板,拎着吉他,一个人背对着所有人头也不回地走出宴会厅。 

评论

热度(1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