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周更,有灵感的话两天一更

输家

C4

  

酒吧驻唱【裴姝旎】×豪门少爷【金泰亨】


裴姝旎堪称是失魂落魄地走出包厢过道,一颗心像是掉进了无底洞,不停地落呀落,不见尽头。


她踱步走到吧台,径直落座。


酒保小哥刚一抬头就看见她,正想招呼她,却被裴姝旎冷凝仿若挂霜的脸劝退。


“上酒”


没有理会酒保小哥的意思,只是意简言骇地说出她此刻的需求。


纵使有些疑惑,但酒保小哥还是依言把酒准备好递给她。


裴姝旎刚一接过酒杯,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一口闷完,然后递给酒保小哥示意继续。


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


她清楚地知道她此刻的情绪不对劲,愤怒,失望,伤心,种种情绪杂糅在一起。


酒保小哥被她那不要命喝酒的架势吓到了,可不管他怎么劝说,裴姝旎依然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


“姝旎啊,这酒不是你这样喝的啊”


裴姝旎何尝不知道呢,可是不给她一个发泄的机会,她会忍不住拽着金泰亨的领子质问的。


可她能嘛?


裴姝旎感觉全身都已经烧起来了,脸颊红了一片,那双眼睛里也是满眼的水光盈盈,脑袋也不是很清醒了。


她用手枕着脑袋趴在吧台,冰凉的桌面贴脸,让她觉得好受些。


可即使是这样,她手依然没有放下酒杯,仍旧撑着自己灌酒进去。


就一次,就这一次,让她就这样放纵一次。


她看眼前的事物已经有重影了,头晕,而且不知怎的,她感觉她的腹部也在疼。


裴姝旎之前饮食不规律,有胃病,还是和金泰亨在一起后才没怎么发作的。


可现下喝了这么多酒估摸着要复发了。


而酒保小哥已经看出事情已经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他不知道她这突然的怎么回事,劝也劝不住。


再喝就真的要出问题了。


没办法,酒吧小哥只好先赶忙跑进包厢里面,去找金泰亨来。


腹部的疼痛让她不由自主地蜷缩着身子,头也是昏昏涨涨的难受,而就在这时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


“美女,喝醉了呀?需不需要帮忙?”


看似关心的话语,实则满满的不怀好意。


那个男人凑的很近,身上那混杂着酒味和烟草味的气息也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肩头上那手也是不安分地摸索着。


换在平时,裴姝旎早就一把甩开,一个巴掌挥过去了,哪里还有他说话的机会。


可现在她的情况根本不允许她这么干,别说反抗了,她连想大声说话都很困难。


咬着牙,本想恶狠狠地来一句“滚”


可却是气若游丝的一句话,轻飘飘的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那男人见她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内心更是窃喜,在他看来,裴姝旎肯定是喝醉了,现下身边又没人,肯定是要便宜自己的。


于是越发大胆,手干脆从肩头挪向腰间,并且正打算搂过人出去时。


突然,有一只手大力攥住他揽着裴姝旎的那只手扯开,力气之大让男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然而还没等他叫出声,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被人一脚踹开,“碰”的一声砸在地上。


在听到酒保说裴姝旎不要命地灌酒时,金泰亨想都没想就捞起沙发上的外套,边穿边火急火燎地往外赶。


他了解裴姝旎,因为讨厌酒后的晕眩感,平时是很少主动喝酒的,更不要说给自己灌酒了,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而当他赶到之时,就看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贴着裴姝旎,手还搁在她腰上。


霎时间脑袋里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就断了。


“艹”


没带半分犹豫,快步上前扯开那只占便宜的手,随后一脚大力踹过去。


随后上前揪住那人的衣领,一拳招呼上去。


低沉的嗓音里满是克制不住的怒火


“谁给你的胆子动她,不要命了嘛”


眉梢紧蹙,让金泰亨那本就锐利的眉眼更显凌厉,绷紧着下颌,整个人活脱脱就是一个来索命的阎王。


一拳又一拳地往那人脸上招呼,就算那人嘴角和鼻子开始流血也丝毫不见停止。


音乐声早都暂停了,整个酒吧的人全都噤声,但没人敢上前去,生怕下一个被打的就是自己。


酒保小哥小心翼翼地扶着裴姝旎,心中真是叫苦不迭,这位爷他哪里有胆子去制止啊,可是任由他发疯最终倒霉的还是他。


等等,他手上的?


“金少,裴小姐好像不对劲啊!”


大少爷,别打了!


金泰亨那出走的理智听到此话才再次回归,喘着粗气起身,手指关节处赫然是擦破皮的样子。


高高在上地睥睨着瘫软在地上的男人,一脚踩在刚才那只碰了裴姝旎的手


直到那人神情痛苦地叫出声,才甩甩手漫不经心地开口


“医药费我包了,以后见到我记得绕道走”


看到金泰亨回来,酒保小哥立刻就撒手把人交给他,随后站的远远的。


“裴姝旎,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还没说完话,就看到怀里的人惨白着一张脸,甚至额头上还沁着细密的汗珠。


半蹲下来,两手扶着她的肩膀,轻微地晃晃


“姝旎,姝旎,你怎么了”


裴姝旎此刻已然是半昏迷的状态了,她能感觉到金泰亨来了,就在她面前,可是她睁不开眼睛。


金泰亨心慌的不得了,这绝不是醉酒的状态。


不行,医院!


金泰亨当机立断一手揽过肩膀,一手穿过膝窝,打横抱起。


稍微偏过头着急地冲酒保小哥示意


“快,快去开车,去医院”


酒保小哥忙不迭地点点头,立马跑起来。


裴姝旎感觉自己被抱起,落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鼻尖是她买给金泰亨的香水,若有若无的冷棉香。


在意识完全要堕入黑暗之前,她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是,哈,她是不是应该佩服金泰亨,安全工作做的真好,确实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呢。


等金泰亨抱着裴姝旎上车时,她已然完全没了意识,无论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金泰亨把人紧紧抱在怀里,大手两只手包裹住她冰凉的手。


窗外的景色飞速闪过,一个又一个光斑跃然在车窗玻璃上。


他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一分一秒都像是一下下始终敲响耳边,每一刻都很煎熬。


“快一点!车速给我快一点!”






   

评论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