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周更,有灵感的话两天一更

输家

C3


酒吧驻唱【裴姝旎】×豪门少爷【金泰亨】


你有心动过嘛?

  

简简单单一个问句,蒋辞原以为,照裴姝旎前面那番清醒理智的发言,这不过就是顺嘴就可以说出的。

  

当然没有。

  

可裴姝旎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档口就诡异地沉默下来,那双好看琥珀色眼眸垂下,另一只手拿过玻璃酒杯。

  

手腕轻晃,目光随着酒杯里晃悠的酒一起移动,随后裴姝旎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辛辣的酒从口腔顺着食道一路流进胃里,灼热感异常鲜明,像极了那一晚。

  

说实话,裴姝旎确实从未想过进金家的门,所以她从交往那天开始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栽进去。

  

可是金泰亨那一个人啊,实在是太会勾女孩子的心了。

  

他真的对她很好,每日都接送她上下班,无论寒暑。

  

有时候冬日里她会工作到很晚,金泰亨就会穿着一身大衣,围着围巾在酒吧外等她。

  

等她出来时,蹦蹦跳跳地扑进对方的怀里,他会笑着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然后一圈圈为她围上,然后牵过她冰冷的手放进大衣口袋。

  

他们也吵过架,金泰亨不想她继续在酒吧里当驻唱,觉得她完全可以不用工作,可裴姝旎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这时候,两人身上的种种不合适就暴露出来了,因着成长环境不同,两人的很多想法都是背道而驰的。

  

可最终,低头的却还是金泰亨,会来哄她。

认识金泰亨的人都说他是浪子回头。

  

裴姝旎也是这样想的,她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和金泰亨谈一场恋爱吧,不问以后,不想未来。

  

等以后他们有矛盾,互相厌倦的时候再分开。

可这种想法在某一天她亲耳听到从金泰亨嘴里说出的话的时候,她才知道,她错的有多离谱。

  

那时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的晚上,她仍然是在驻唱工作,金泰亨也和他的朋友在那边玩,顺便等会接她下班。

  

说来也是令人讽刺,从前那些大少爷觉得这个地方又小又冷清,都不愿踏进,这下因为金泰亨,倒是经常来这聚会了。

  

裴姝旎工作完,正准备去找金泰亨下班了,刚才走到包厢门口,准备推门时听到不知道哪个人问了句

  

“泰亨哥,你真喜欢裴姝旎啊”

  

她也是很好奇这个答案的,所以裴姝旎没有选择踏进去,而是躲在门口从缝隙里扒拉着看。

  

其他的人身边都或多或少紧挨着女人,只有金泰亨,虽然两旁也都有坐着,可是都挨着一大段距离。

  

裴姝旎看着,暗自点头,可以金泰亨,看得出来有点身为有女朋友的人的自觉。

  

“那不然呢”

  

金泰亨看都没看问问题的那个人,没好气地反问道

  

“不喜欢我和人处这么久”

  

裴姝旎脸上挂着自己都没发觉的笑容,不打算再藏,正要推门进去,可指尖刚触上门把手。

  

里面那人低沉宛若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传来

  

“但那有如何,谁知道我这份喜欢能持续多久,不过,是我新鲜感维持较久的一位罢了”

  

霎时间,裴姝旎的手僵在那,瞳孔无措地晃动,甚至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收。

  

可里面那道熟悉的冷漠的仿佛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还在继续

  

“啧,给我点个烟”

  

金泰亨叼着个烟,歪头冲身边的女人示意

  

在看到那人惊喜地要把身子倚过来时又蹙眉拿下烟呵斥

  

“今天别靠近我,等一下还要接我的宝贝呢,要是你的香水沾我身上了怎么办”

  

那女人只好委委屈屈地停在那,只是拿出打火机给他点烟,但嘴里还不忘抱怨道

  

“她鼻子这么灵的嘛,每次靠近泰亨哥还要看日子”

  

裴姝旎像是被冻结在那里了一样,她觉得心像是被凛冽的寒风刮过,心痛的无以复加。

  

早在那一句“那又如何……”开始,她的手就无力地垂在身子两侧,脑袋也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锤过,嗡嗡地疼。

  

她咬着牙,手不自觉握紧,一点点用力,直至指甲嵌进肉里。

  

她透过小小的门缝隙,眼神紧盯着金泰亨的脸,看他无所谓地说出那一句句话。

  

那一句句话就像是魔咒一般,不停围绕着她,响彻她整个脑海

  

原来,原来,她裴姝旎不过是他打发时间的玩意,和以往那些早早分手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她时间比较久罢了。

  

看啊,她距离他不过这短短几步路的路程,可实际上,她和他就像现在这样,她只配透过门缝望着那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是她妄想了。

  

她最后看了一眼他,眼里含着彻骨的冷意,只有眼尾那才有一小抹的红。

  

自嘲一下,不知在笑谁,没有打扰到里面的人,转身一个人走了。

  

于是裴姝旎没有听到后面的对话。

  

“那泰亨哥,那你为啥怕她发现你身上有香水味”

  

“而且,就算裴姝旎不在,你身边有其他女人了,那也仅仅是挨着你倒个酒,点个烟罢了,啥也没干啊”

  

金泰亨被问的一噎,一下子就说不上话来,他也不知道,就是潜意识觉得,被她闻到了,又有的闹了,裴姝旎可着实不好哄。

  

况且自从有了他宝贝之后,他看其他女人就觉得没意思,一个个的都没他宝贝好。

  

金泰亨这人,因着从小到大的教育和生长环境使然,不怎么相信感情,也没付出过真心。

  

所以当有一天爱上人的时候,往往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发觉醒悟。

  

像金泰亨这样的人,一但收心认定了人之后,就是一辈子。

  

被他爱上的人,是幸也是不幸。

  

幸的是只要你顺着他,他可以把你宠上天。

  

不幸的是,如果你不爱他,那他哪怕强取豪夺,不择手段,你也只能是他的。

评论

热度(1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