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周更,有灵感的话两天一更

输家

C9


裴姝旎【酒吧驻唱】×金泰亨【豪门少爷】

  

暖洋洋的阳光撒下,道路上满地的金黄,偶尔一阵风吹过,枝叶便随着摇晃,随后泛黄的树叶洋洋洒洒飘落。


秋天到了。


裴姝旎把头靠在玻璃窗上,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似在远眺,又似在呆愣着。


她向来殷红的唇瓣此时却泛着白,甚至还边缘还干裂起皮了。


她已经足不出户一个多星期了,在这期间,无论她怎么和金泰亨商量,金泰亨就像个木偶一样,面色的表情没有变过。


对她的话也是充耳不闻,她真是好话歹话都说尽了。


于是,只剩一条路可以走了。


“碰”


金泰亨大力推开门,紧随而来的是他含着怒意的声音


“裴姝旎,谁让你两天不吃不喝的?”


大踏步地直奔她而来,看清她的模样后周身的温度仿佛又往下降了一个度。


金泰亨紧咬着口腔一侧的软肉,细微的疼痛才让他的神智得以保持一个较为理智的范围。


“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胃病嘛?你还想再进医院嘛!”


一身黑色的及膝大衣,打着墨绿色的格纹领带,他脊背绷的直直的,裴姝旎抬眸仰着打量他。


真是一如既往地好看呢。


可他的胸膛上下起伏着,吹在大衣两旁的手甚至还紧握着。


由此看出此时的金泰亨已经快给她气疯了,莫名的,她扯出一个笑容。


她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连和他谈判讲条件的资格都没有。


她有的只有她自己,她要拿自己来一场豪赌。


长时间未饮水的嗓子有些干涩,她嘶哑着开口


“金泰亨,放我走吧”


她的音色是本就暗哑低沉的,现下沙哑着,更像是在含着石子开口


什么冷静都让它见鬼去吧。


金泰亨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忘脑袋上涌,他真是克制不住自己了


“裴姝旎”


大吼着她的名字,绷着下颌,一个跃步就凑到她的面前。


说实话,她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


他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挂着缱绻的笑容,纵是他们吵架不和的时候,也至多是黑着张脸。


可眼下的他目眦欲裂,前所未有的暴躁与怒意笼罩在那张俊美的脸庞上,那双下三白的眼睛更是平添凌厉之感。


金泰亨死死盯着裴姝旎的眼睛,那双平日里极具风情的眼睛里此时满是沉寂。


她过于平静,就这样望着他,可流露出的坚定却也是不容置疑的。


他们两个人骨子里都带有执拗顽固,平日不显,可心里真决定好了做什么,那便一定会有做。


金泰亨心里很清楚,裴姝旎没有在跟他开玩笑,她真的想离开他。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他开始惴惴不安,心底也萌生出害怕的情绪。


可让他低声下气地祈求,他做不到。


只能用用滔天的怒火掩盖那些。


公寓里的气氛焦灼着,静默着,在这个时刻诡异地达到一个平衡点,只待一个爆发点。


时钟静悄悄地转着。


金泰亨仍然望着她,可却是在她面前慢慢蹲下来,脸上的怒容也逐渐消散,换上了和往常一般无二的神情。


伸出手握住裴姝旎冰冷的手,抬头。


换成金泰亨仰视着她。


像是之前吵架一般,软下语气主动哄她


“宝贝”


裴姝旎有些恍惚,自打他前些日子忙碌和后来吵架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叫过她了。


半蹲在她面前的青年脸上是如春日暖阳般和煦的笑容,可他吐出来的话语却是让她如坠冰窖。


“你如果离开了,那家福利院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金泰亨的话让裴姝旎瞳孔一缩,下意识地伸手拽住那根墨绿色的领带,用力往上一拉,一把把人扯上来。


“金泰亨!”


她不是没脾气,只是在不触到她底线的前提下,大多时候都不想计较。


她是孤身一人,可从小待到大的地方姑且也可称之为家的吧,不管怎么样,那里养大了她,而且院长待她也很好。


这么多天,一直面色如水的平淡脸色终于还是被打破。


明明被她扯住领带生生拽至半空,可金泰亨没有半点不悦,还左右转了转脖子寻得一个舒适的位置。


手也撑在椅子两侧,脸上仍然是那副言笑晏晏的模样。


“宝贝,你知道的,我从不开玩笑”


“你我之间的事,还是不要牵扯别人为好,你说是吧?”


裴姝旎咬着下唇,看着那张静在咫尺的熟悉脸庞,缓缓闭上眼。


她怎么不知道,他的每句话看似在和她商量,可实际根本没有她反驳的余地,每一句都是威胁。


她突然很难过。


躲在门后听到他说的话和在订婚宴上她都没哭,可就在这一刻,她突然有想落泪的冲动。


耳边他的话还在继续,是舒缓的语气


“姝旎”


带着小心翼翼,一只手还覆上她拽领带的那只手。


“我真的真的不会别人结婚的,你就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好嘛”


裴姝旎没睁眼,那鸦黑的睫羽却像是被人拢在手心的蝴蝶,轻颤个不停。


良久,她才睁开眼睛,松开下唇,苍白的唇上赫然是显眼的牙印。


“金泰亨,你是不是吃准了我会答应你”


一边挣开他的的手,一边继续说着


“可我,偏不”


“我没你想的那么好,底线之所以是底线,就是因为不能退”


说着还顺手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抚平了因拉扯而出现的褶皱


“你想干嘛就去干吧,你一日不放我离开,我便一日不吃不喝”


她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和他抗衡。


她只有她自己,所以,她还是选择继续之前的赌局,把她和福利院绑在一起。


赌赢了皆大欢喜,赌输了她也陪着他们。


话音刚落,金泰亨就忍不住冲她吼了出来


“裴姝旎”


看啊,他们都一样,生气的时候总喜欢叫对方全名,可又拿对方束手无策。


那这一次,还是他先低头嘛?




 

评论(2)

热度(1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