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输家

C10


裴姝旎【酒吧驻唱】×金泰亨【豪门少爷】


金泰亨撇开她的手,“刷”的一下站起来,眼睛通红,死死地盯着她,灼热的视线像是要射进身躯,在心脏上狠狠凿个洞才甘心。


从来游刃有余流连世间的人,难得红了双眼,却又无可奈何。


裴姝旎没什么气力,后背依靠在椅子上,明明一副羸弱无可依的样子,可琥珀色的眼睛里却是决然不退后的意味。


他嘴唇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可却凄凉地发现没有可说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桌角边撒下的阴影早都换了个角度时,那一动不动的像个伫立的雕塑的人才低声开口


“走吧”


又轻又缥缈的一句话,像是梦中人的无意呢喃,可在这偌大又安静的地方,还是异常响亮。


裴姝旎抵在桌角的手下意识收紧,抿了抿嘴唇,按耐着轻舒了一口气。


她,赌赢了。


撑着桌子,想要站起来,可却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等再回神的时候。


金泰亨已经在身旁搀着她了,扶稳她后,又一把把她按下去,没等她反应,继续说道


“吃点东西再走吧”


不等她答应,逃似的走向厨房。


时间分界线————————


简简单单的素面做好了,上面窝着个荷包蛋,热气腾腾地往外冒烟。


说起来,还是她教他的呢。


金泰亨从小到大就没自己动过手做饭,可是和她住一块后,因她不喜家里有其他人在,故而没有其他佣人。


他们常常在外面吃,但在家总有饿的时候,所以冰箱里还是常备着食物的。


不指望他会做,但天天吃外卖她也会吐的,所以时间充裕的时候她就会自己做饭吃。


大少爷也曾兴致高昂地来给她打下手,勉勉强强还可以,削个皮切个菜都没什么大问题。


只是等他弄完,她都要饿死了!


只能扶额把人拽起,往门外推,嘴里也不忘敷衍,啊不,安慰一下


“大少爷,您还是等吃吧,您的热情留给工作就好了”


金泰亨被赶走心不甘情不愿的,还想再争取一下,人已经在厨房外了。


只能委屈巴巴地扒着门框,用眼神控诉。


后来裴姝旎想了想,便想到教他煮面,既不用切什么削什么,也没有那么多繁琐步骤,哄人的最佳方案!


可现在,看着这碗朴素清淡的面条,手搭在碗上,烫人的温度攀上冰冷的手,一点点温暖她的体温时。


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金泰亨很安静,端上面来后就兀自拉开椅子坐下,后背没有贴身椅子,反而是崩的直直的,手也是放在桌下。


眼眶还是红的,刻意没有望向她,漆黑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碗面,看不出什么情绪。


很快,碗底就见空了。


裴姝旎把筷子“啪”的放下。


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眼神挪向了他。


“金泰亨,其实我们俩在一起本就荒谬且不合适”


终于到了这一天了,那些藏在心底很久的话也该说出口了。


“最开始的相遇,说得好听一见钟情,本质不过是见色起意,而我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金泰亨也偏头直视着她,看似没什么反应,可桌下了两只手却是交缠在一起。


“其实我们之间哪哪都不合适,你我地位不平等就是最大的问题,你对我好,在周边所有人看来就好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哪怕那些都是男朋友正常的会对女朋友做的事,而我对你好,大家都认为理所应当,甚至视而不见”


明明她也对金泰亨很好,他送的贵重礼物,她收下了却堆在房间没用,偶有使用也不过是给金泰亨撑面子,她也会用尽她所能买最好的礼物给他。


会他在公寓惊喜准备他的生日,天气降温,也会叮嘱他添衣,虽然看似他哄她较多,可是背地里,她会暗戳戳地满足他的想法。


比如忍着烫让他吹头发,满足他想要下厨的心。


金泰亨的思维跳脱且不受拘束,会有很多突如其来的想法,像什么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是常有的事,她也愿意陪他一起折腾。


“而且,因着成长环境的不同,我们的三观也不同,就像你不理解我的工作一样,你觉得在酒吧工作,又乱又不安全”


“你想,明明有了你,换份更轻松的工作甚至不用工作都可以,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拿的那点钱呢”


裴姝旎的语气正常,没带什么情绪在里面,只是很客观地表达着。


可在金泰亨看来,就显得异常冷漠,那一句句话,像是把他们曾经的美好撕开一个口子,把那些日子看似平静的假象撕裂。


他有个不为人知的小习惯,情绪波动大,难受的时候喜欢扣自己的手。


他脸上面色不改,可桌下的手交握在一起,大拇指用力至指甲泛白,久为修剪的指甲更是嵌进肉里。


疼吗?当然疼,可比不上心里疼。


这些他都不知道,他把自己认为最好的都给了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裴姝旎已经收拾好碗筷,拉好行李箱走到门口了。


金泰亨回神的瞬间,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动作太快,膝盖直接磕上了桌角,发出“咚”的一声。


裴姝旎把手搭在门把上,听到动静也没有回头,只是稍顿了一下。


“再见,金泰亨”


“以后别扣手了,很疼的”


他垂头,看着手指上细密的红痕,听着耳边“碰”的关门声,无措地站在那。


迟钝而缓慢地把手抚上心口拽着那里的衣服,盯着脚下的影子。


恍惚着呢喃出声


“很疼”


“可是,你不心疼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