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输家

C17


裴姝旎【酒吧驻唱】×金泰亨【豪门少爷】

  

临近年关,街道上的行人大多行色匆匆,道路两旁也挂起了红通通的大灯笼,小贩吆喝着


“过来看看嘞,漂亮的年画——”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红包看一看”


在一片繁杂的背景音中,裴姝旎微张嘴,双手凑近脸庞,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迅速化为白雾,太冷了,手都要僵了。


京都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地要人命,他们乐队一行人在年关之前赶了回来,一周前就回来了。


才刚回来就马不停蹄地打扫家里的卫生,现在又出来购置年货。


回头看到闵玧其还在那个摊子上,裴姝旎瞬间崩溃,忍不住加大音量喊道


“闵玧其,走啦!”


那边还在和小贩讨价还价的人头都未抬,语气沉稳地按着自己的步调和小贩讲价。


就在裴姝旎要上前揪他时,才带着买好的东西心满意足地回来。


俩人这才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去。


“呀,闵玧其,你也太慢了吧”


“那我买的年货你过年别吃啊”


“……闵玧其!”


时间分界线————


除夕,为岁末的最后一天夜晚,意为旧岁至此而除,另换新岁。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意义莫过于团圆。


一大早,裴姝旎和闵玧其就忙碌起来了,贴春联,挂年画,准备晚上的年夜饭等等。


为什么是两个人呢?


因为裴姝旎要和闵玧其,闵玧智兄妹俩一起过年,相处了这么两年,裴姝旎也是在去年闵玧其邀请她一起过年时才知道,原来兄妹俩和她一样是孤儿。


闵玧其十三岁那年,父亲患病在床,整个家的压力给到母亲,这样过了两年,父亲最终还是因病去世。


母亲说要去外面务工,可是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那年,闵玧其十五岁,闵玧智十岁。


后来闵玧其辍学打工以供妹妹上学,兄妹俩相依为命至今。


“小九姐姐,我们来剪纸好不好?”


闵玧智张着水润水润的眼睛看着裴姝旎,手上还拿着红纸和剪刀。


面对一个可爱妹妹的请求,试问谁能拒绝?


裴姝旎也一样,二话不说应下了,并毫不犹豫选择抛弃闵玧其。


“闵玧其,那厨房交给你了,我们要剪窗纸,辛苦你了~”


闵玧其在厨房里正拿刀切菜的手闻言顿了一下,随后面不改色地回应着。


“不辛苦,命苦。”


虽是这样说着,可那唇畔却是悄无声息地勾起。


唔,闵玧其做的酸菜鱼好好吃啊,辣度也刚刚好,还有那个手撕鸡,小酥肉……


裴姝旎真的是吃一口夸一口,闵玧智则是用那鼓起的腮帮子和从没停过的筷子无声表达对他哥厨艺的赞叹。


闵玧其端坐一边,慢慢悠悠一筷子一筷子地夹,但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看着俩人干饭,从来无甚表情的脸上难得的眉眼弯弯。


饭后,裴姝旎便主动地包揽了洗碗这一工作,收拾好碗筷就在洗手池忙碌。


闵玧智则是悄悄地把闵玧其拉到一边,又做贼心虚地回望着厨房,确定裴姝旎没有注意到这边才松口气。


闵玧其满头雾水,这个妮子又要干啥?


闵玧智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压低声音,像是在交换什么秘密情报一样开口


“哥,今晚东江大桥那边有烟花秀,你可以带小九姐姐去看。”


说完一脸期待,满脸还写着快夸我的表情。


闵玧其无语地把身子往墙壁一靠,没好气地看着这个傻乎乎的妹妹。


“要你说,我知道”


闵玧智瞬间小脸一垮,有些泄气,但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咬唇一副想说什么的纠结样子。


“想说什么就说”


纠结给谁看呢,最后还不是会说的,就是要我给个台阶,闵玧其在心底默默吐槽。


那我可就直说了啊!


“哥啊,这个大好日子,你,你”


别怂啊,玧智,说出来。


“你去表白吧!”


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他哥哪里有这么热心啊,闵玧其肯定喜欢裴姝旎。


反常的,闵玧其什么都没有说,反而是在她这句话说完之后失神很久


闵玧智抿抿唇,又往他哥那里靠近几分,轻声启唇


“我都看到你房间里那个仙女棒了,前两天小九姐姐随口说了句‘想玩’来着的”


“别说给我的啊,我从前想玩,你可是说我幼稚来着”


闵玧智略有些小吃醋,哼,妹妹要玩就是幼稚


小声嘟囔着


“是谁以前说这种东西转瞬即逝,没什么好玩的”


闵玧其眨巴眨巴眼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十分无力又干巴巴地反驳。


“我买的可多了,你们可以一起玩”


裴姝旎洗完碗出来就看到兄妹俩在缩在电视旁边的小角落不知道在说什么,边走过去边疑惑开口。


“你们在干嘛呢?”


顿时兄妹俩如惊弓之鸟一样弹开,闵玧智打着哈哈地回答。


“没事没事,对了,小九姐姐,我哥说要带我们出去玩,然后,我,我,我要和朋友打电话跨年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哦。”


一口气说完一大段话不带停的,说完立马一溜烟地抛开,走之前还给闵玧其使了个眼色。


裴姝旎有些懵,有些没缓过神来。


闵玧其倒是神色清淡,捞过沙发上两个人的外套,走到玄关处见人还没反应。


才出声问了句


“不想出去嘛?”


她这才晃过神,连忙接过话茬。


“出”


为什么不出?外面应该还挺热闹的吧


时间分界线————


热闹,热闹的不得了。


裴姝旎完全没想到外面的人这么多,尤其是东江大桥,大家仿佛约好了一样,三三两两,或是一大家子来,或是小情侣手挽手,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清冷,她还以为大家都在家里吃年夜饭看春晚呢。


不行,她要找个好位置,不然等会瞧不上了。


这样想着,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直到闵玧其一声惊呼。


“小心——”


然后便是一双炽热带着灼灼热度的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把把她拉了过去,身后拿着糖人的小朋友追逐着呼啸而过。


她撞进一个冰冷的怀里,大衣上沾染着夜晚的冷意和独属于闵玧其的,清浅的雪松味。


脑袋上响起他无奈,带着点恨铁不成钢意味的话


“看路啊。”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听见他以一副认命的口吻说道


“算了,败给你了,跟着我吧。”


随即攥住她细白的手腕逆着人流走


裴姝旎下意识地就选择跟从,跟在闵玧其身后,看他左拐右拐地走着,小心避开人群,来到一处比起刚才,稍显僻静,却又能够一览无余东江上各种五彩缤纷花船的地方。


东江的潺潺流水悄无声息地淌着,不远处的花船上摆着各色样式,但无一例外好看的彩灯,离人群不远,还能听到那边的喧嚣声。


两人安静伫立,裴姝旎满意极了,这地方一点也不拥挤。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平日里不长见的稀奇漂亮的小玩意,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人忐忑不安的神情。


闵玧其微偏头偷瞄着身旁人,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好紧张,心砰砰直跳,像是要从心口跳出来一样。


舔舔唇或者是无意识地咬着,小幅度地深呼吸,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喊出名字,却不小心结巴起来。


“裴,裴姝。”


差点咬到舌头,也幸好这句太小声,裴姝旎也没注意到。


踌躇了几分钟,最后愣是闭着眼大声吼了出来


“裴姝旎!”


裴姝旎吓了一跳,回头不明所以。


“怎么了?”


看着面前的人,闵玧其再次感到全身血液似乎都加速起来,内心深处不断有声音在说。


闵玧其,说出来。


“裴姝旎,我”喜欢你


话还没说完,“砰”一声,震耳的烟花声在头顶上空响起,一刹那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于上面。


一簇又一簇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拖着细而长的尾曳,小小的火星盛放出绚烂盛大的光彩,灿烂夺目,照亮这一片的东江。


裴姝旎惊叹着和身边人说着。


“闵玧其,真好看啊。”


“嗯。”


如果她此刻转头,她就会发现,闵玧其没有在看烟花,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她身上。


眼神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温柔。


好看,好看的一直是你,裴姝旎。


几分钟后烟花结束了,裴姝旎这才转头,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疑惑开口


“闵玧其,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我想说,我”喜欢你


再一次被打断。


这次打断的是不远处的一句


“姝旎”


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裴姝旎呆站在那没反应过来。


一声轻笑,像是像是响彻在耳旁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耳中


“宝贝”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喊她。


她回头,金泰亨长身而立,缱绻笑容一如往昔。


除夕啊,是团圆的日子。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