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per

周更,有灵感的话两天一更

输家

C7

裴姝旎【酒吧驻唱】×金泰亨【豪门少爷】

在长辈宣布完种种事项后,金泰亨就迫不及待地放下臂弯,对身边的未婚妻低头说声


“抱歉”


就离开了。


金泰亨的未婚妻沈知真倒是没什么感觉,依然面不改色,反而是温温柔柔地为他说话


“抱歉,金泰亨有事处理,先行离开”


很早之前,金泰亨就找过沈知真,对她表明他不想接受这个订婚,但他现在还改变不了家里人想法。


沈知真对此没什么想法,联姻这种事她也拒绝不了。


金泰亨喜不喜欢她也不重要,两人都抗拒不了。


“不过,你应该清楚,说服你家里人的可能性不大”


沈知真端着杯茶,轻轻吹了吹,漫不经心的开口。


金泰亨面色如常,坐在对面掀唇开口


“没关系,我可以做到,只是希望沈小姐平日里能多多配合我一些,我也会多照顾沈家一些”


着重在“照顾”二字上停顿。


“除此之外我对沈小姐没有任何要求,沈小姐乐意干什么都可以”


沈知真放下茶杯,似笑非笑地开口


“哦,那我找个男朋友呢?”


金泰亨眼皮都未掀一下,淡定自若地丢下两字


“随便”


“那么,合作愉快”


时间转回订婚宴………………………………


金泰亨刚从人群中心出来,秦朗言就立马凑上来


“泰亨,裴姝旎刚刚来过!”


“什么?!”


金泰亨一把抓住他胳膊,维持在众人面前的云淡风轻瞬间消失,疾言厉色地开口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金泰亨这力气也太大了吧,他胳膊都要断了好吧,秦朗言在心中怒吼


算了,看在他金泰亨马上要完了,他就不和他计较了。


“我也不知道啊,她跟着乐队一起来的,刚刚眼睁睁看着你和沈知真站一起,表演完就走了”


乐队?


金泰亨蹙着眉思考着,他们金家的这种晚宴怎么可能会请裴姝旎来,况且他们金家现在谁不知道裴姝旎是他的人,一定是他爷爷故意让人这么干的。


这样想着,手慢慢滑下来,随后又一点点握紧,脸色黑沉沉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发作。


但最终还是作罢,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裴姝旎,而不是在这追溯源头。


他现在要立刻回家,他必须马上见到裴姝旎。


公寓里,裴姝旎早就收拾好行李了,她的东西不多,收拾起来没费多少时间就完事了。


此刻她一人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没有开灯,整个空间是死寂般的沉默。


虽说没有光亮,但屋子里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这间公寓本就是金泰亨在市区内最繁华的地段买来的。


处于高楼层,眼下这个时间正是夜晚刚开始的时候,玻璃窗外各式高耸入云的建筑灯火通明。


那用钱堆砌起来的光明轻飘飘地撒进室内,照在裴姝旎的身上,她侧着头飘忽地望着窗外,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地板上她一人摇曳的影子显得是那样的孤寂。


金泰亨急匆匆地赶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喘着气,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也有几分凌乱,搭在门上的手看此情景微微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地按下墙边的按钮。


和往常无异般笑着开口


“怎么不开灯?”


裴姝旎早听到了动静,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平静的有些不像话。


金泰亨见状不安地抿了抿嘴唇,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有时候太过平静反而不是好事,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走的近了,才看见被桌子旁的行李箱,上前的脚步一缓,却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拉过裴姝旎对面的椅子坐下。


硬是从嘴角扯出一抹笑,粉饰太平地开口


“是想出去旅游吗?”


裴姝旎这才把目光移到金泰亨的脸上,那张脸真是一如既往的夺目,只是那抹笑怎么看怎么牵强。


“金泰亨,分手吧”


“我不同意。”


想都没想,金泰亨蹙着眉在她开口说完的那一刻立马截断,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强硬。


他深吸一口气道


“姝旎,你先听我解释”


没等她回答,金泰亨就一股脑地说完,包括这桩订婚怎么来的,他拒绝不了,以及这个订婚就是和沈知真商量好做戏,瞒着她就是怕她像现在这样全部都一一说了出来。


最后他还盯着裴姝旎的眼睛认真向她承诺


“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快解决这个订婚”


陪了金泰亨这么久,裴姝旎自然能看出此刻他的认真,但,那又如何?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与人订婚是事实,还待在这里,她就是小三,而裴姝旎这辈子最恨小三这种生物。


她不想与他过多纠缠,依然面色不改重复她之前的话


“金泰亨,分手吧”


眼见裴姝旎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金泰亨心下也有些烦躁,歪头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后继续耐心解释


“姝旎,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搞定我家里那边的,你要是最近不想看见我,你出去旅游逛逛,一切事情交给我好吗?”


顿了顿,垂眼望着桌子上的茶杯,语气中罕见带着些许乞求


“至少不要和我说分手”


说完就面带希冀地望着她。


裴姝旎不看他,放在桌下的手慢慢收紧,摇摇头缓缓说着


“金泰亨,没必要做这些,其实在你眼里我不过是一个在你身边比较久的新鲜物罢了,逢场作戏倒也不用如此”


“如果你是觉得由我来提分手让你没了面子的话,你大可对外说是你甩了裴姝旎”


金泰亨听了这番话,倒是猛的一抬头,眼里像是被平静无波的湖面投入石子,漾起一圈圈波澜,心里大骇。


这,这不是他以前没认清内心的混账想法嘛?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原本只是以为她因为订婚要与他闹来着,可看她那副平静至极地说出他之前的那番混账话,好似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金泰亨突然慌张起来,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她应该和以前一样虎着一张脸,恶狠狠地跑进房间把他枕头都出来让他之后别进她房间了。


迅速站起,椅子“滋啦”一声移开,他绕过桌子,快步移到她面前


“姝旎,那是我之前没认清自己的混账想法,我很早就不是……”那样想的了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经订婚了”


下意识地,裴姝旎起身远离了金泰亨,站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眉眼冷淡地开口











   

评论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